您现在的位置: 太湖藏机图 > 太湖藏机图反馈 >
芙蓉街曾经拥有多少“济南一条街”?
      发布时间:2020-06-19 16:50      作者:admin      点击:

顾向芙蓉街上住,香脂浓染斗花容。

芙蓉街是一条名流荟萃的风雅之街。自古至今,在此生活过的名人雅士不可胜数,且留下众多的风流华章。

在其《铜梁山人诗集》中,有《芙蓉街踏雪分韵得“踏”字》:

(原注:芙蓉街为城中最稠密处,香胭脂出济宁。)

首句“裂竹砰訇风 飒,太平鼓打声铛”,太平鼓,也称腊鼓、羊皮鼓,北方民间娱乐习俗,旧历腊月用于祈福、祈太平的歌舞表演。全句说,爆竹轰响,锣鼓铿锵,虽则是严冬朔风凌厉,但欢快热烈的太平鼓表演却在芙蓉街隆重登场了。接下来则是观众的情况:“雪泥一尺深复深,蜡屐红裙相 遝”,在深深的积雪中,数不尽的士子游女踏雪而来,摩肩接踵,兴致勃勃,各种声响交织一起,场面宏大壮观,好一个人气爆棚的花花世界啊!

比方说,五月槐花香,这种香味深入济南所有市民的内心深处,它便构成一种济南人关于这座城市气味的独特的生命记忆。

褰裳结脚来访之,三百青钱问不答。

早在清末光绪年间,芙蓉街便以经营鞋帽著称,其同祥义、大成永两个鞋帽铺,分居济南鞋帽销售业的冠亚军。到了上世纪30年代,街上的济南永顺和帽店同样不甘流俗,不断有新的花样出来,它在广告中标榜道:“本号自造各种时帽,坚美耐久,价值公道”,这就向顾客明示:他们卖的可不是一般的大路货,而是自己设计制造的、具有独特个性的时帽。时者,时兴、时髦、时尚之谓也!小小一个广告,包含了多么丰富的内容,它把商家不甘人后的创新精神完全表露无遗。

餐饮业同样兴旺得令人眼热,济南是全国四大菜系之一——鲁菜的发源地。早在清道光年间,芙蓉街支巷王府池子即有专营济南风味的名店凤集楼开张营业。同治年间,在济南最窄的街巷——仅有80厘米宽的芙蓉街支巷翔凤巷里,竟然海藏着一家大名为“吉祥园”的酒馆,这家酒馆经常顾客爆满,座无虚席,因为此处不惟菜品出色,且“有板桥流水之胜,有金鱼花石点缀其间”。(参见邹钟《四大观楼诗钞》“立秋日公饯洛生赴兖郡阻雨联句”)可谓优雅无比。这说明,此时酒店之竞争,已延及酒店之环境,深谙顾客心理的老板们率先变革而占有先机。又据《历下志游》:光绪间,济南府的豪华饭庄——“酒楼可假座宴客”者,在芙蓉街与金菊巷的便有:福庆楼、海山居、北渚楼等多家,其“座客之满,不亚都门,闻有招伎侑酒者,则兼有沪上之风。”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酒楼大多具有独特的营销特点,作者特别点出在芙蓉街北、府学之前的最雅园,此处原为一富贵人家别墅,因其坐地最佳,而且有园亭可资散步,食客爆满,必得先期订座。于是,常有风雅之士携三五友人,在此作竟日之聚。上世纪30年代,济南最享盛名的两家饭庄均在芙蓉街上:燕喜堂饭庄在芙蓉街的支巷金菊巷,东鲁饭庄在芙蓉街一侧的王府池子西岸。燕喜堂掌勺的鲁菜大师梁继祥先生技艺超群,他的名菜“拼八宝”“奶汤鱼翅”“干烂鱼片”“五星苹果鸡”“油爆双脆”等,至今为济南人津津乐道。另外,还有魁元楼等各具特色的名店,均以创新、时尚相标榜。(济南日报 记者:侯林)

作者最新文章山东港口烟台港西港区原油铁路装车线投产通车06-2009:21惊险!青岛街头一货车突发自燃 路人小伙利落灭火被点赞06-2009:21山东省教育厅回应高校200人冒名顶替入学:相关结果将根据调查进展及时公布06-2009:20相关文章通知:《秦岭夜话》金荣周末要去这里!林书豪、郭艾伦再度对位,姚明将到场督战美国线上健身平台Playbook获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为运动爱好者提供线上渠道重磅!新津撤县设区颇具中国风!起亚全新LOGO或将率先上车凯尊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

花灯一条街

而康熙后期此街建立后,来此街定居及留下灿烂华章的诗人、作家有:张文瑞、吴镇、王初桐、王汝璧、刘大绅、董芸、范坰、孔昭虔、刘考、赵起挺、李僩、孙兆溎、张善恒、廖炳奎、王烳、符兆纶、何绍基、陈永修、高明、王大堉、王鸿、郑鸿、王以敏等;而近现代则有鞠思敏、王祝晨、俞剑华、王砥如、岳祥书等教育大家与艺坛名流。

天花弥迳堆琼瑶,子所居奇笑应嗒。

如今的芙蓉街,依然车水马龙,但除了各式小吃之外,其他经营颇不多见,从长远着眼,从未来着眼,业态的单一与狭窄是一个亟待克服的“瓶颈”。我们完全可以从芙蓉街的成功历史中得到借鉴,以促进今日产业的发展。

济南的芙蓉街,不仅带有济南的五月槐花香的城市气味,还有来自大明湖和自身固有的芙蓉之香的气味。另外,芙蓉街还有另外一种香,曾经令世人赞叹不已。我们来看乾隆年间著名学者、诗人沈可培的诗《芙蓉池》:

怎么样,街市喧阗,四通八达,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热闹景象。但这还不是主要的,在芙蓉街及其西去的支巷里,有专营凤脑等香料及制成品的商店(香肆),那香味经风一吹,沁人心脾,实可谓香街紫陌,芙蓉风生。

城市,是有自己的气味的。

(原注:芙蓉街一带铺面最为整齐热闹。)

这样的岁月、这样的场面,延续了很久很久。

笔者见过上世纪30年代位于芙蓉街的同生弧光美术摄影公司所做的广告。那时,在别家都是照相馆的时代,这“同生”却办起了以审美相标榜的美术摄影公司,其广告词为:“本公司为发扬美术,使拍影士媛得本来美丽真面目起见,集资创办济南市极大摄影公司,洵称摄影界之巨擘”,接下来,是一一介绍其美术摄影八大特点:(1)有伟大富丽之摄影场。(2)有美妙艺术化的各种布景。(3)有十万烛充足电光。(4)有由平沪重金聘请之精巧技师日夜照相。(5)有费千金购来之珍贵摄影镜头。(6)有欧美最新式弧光灯。(7)有色样新奇、艺术化珍美各种相纸”。最后是“价格低廉”。(参见《济南大观》附录五·广告)如此炫人耳目的广告,如此物美价廉之西洋镜,顾客焉有不蜂拥而至之理!

其二:学宫所在,文气郁然

其四:艺术家的“会客厅”与“俱乐部”

闻香一条街

清扬窈窕薰兰芳,蔓草覭髳藏艾纳。

夜寒灯火闹分朋,何人连臂歌且踏。

“灯千碗”,这是一个十分宏大的数字,虽然这是作诗,我们不能以此数字为准,但说明芙蓉街当时灯彩之繁多、观灯场面之热烈,作为济南观灯胜处的事实,却是毫无疑问的。

化工无心德泰大,取之不尽随撷趿。

这首诗写得极美。芙蓉泉上,芙蓉飘香,红花照眼,街南所连接之院西大街上,绿树阴翳,悦人眼目;然而,这些都比不得芙蓉街上更有吸引力,何也?原来是香气浓染的济南女郎。显然,那时芙蓉街上多有经营妇女化妆品的商号,其中有最为抢手的著名的济宁香胭脂,最为济南女儿喜爱,所以芙蓉街上,满街都是涂抹香胭脂的漂亮女郎,尽展花容之美姿,令人频频回首,恨不得搬到这座街上来居住呵,诗人此处下一个“顾向”,含不尽情思而不失之轻佻,故时任山东学政的赵鹿泉(赵佑)先生称颂此诗曰:“淡而有姿,质而不俚,允称绝调”。

花灯,又名灯彩;元宵赏灯,是中国、自然也是济南的古老风俗之一。不过,各地的情况也会有所差异,在济南:“孟春月……元夜,通衢张灯,放花炬,男女群游,谓之‘走百病’;过桥,放河灯。”(乾隆《历城县志·地域考三·风俗》)

游戏扮玩一条街

裂竹砰訇风 飒,太平鼓打声铛 。

历史上,芙蓉街的文化经营与文化商品,始终是该街商业经营的重头戏。

流览齐州九点烟,品题七十二名泉。

芙蓉街以其旺盛的人气和优雅的环境,吸引了众多的艺术家来此经营、来此创业,这其中,既有济南本土的艺坛翘楚,又有来自外省的名人名士。这条街成为名副其实的风雅温馨的艺术家之家。比如济南籍著名美术家、美术理论家俞剑华,1922年在芙蓉街创办翰墨缘美术商店,并组织翰墨缘画社,编辑发行《翰墨缘》半月刊,吸引众多画家来此。上世纪30年代初,著名书画家岳祥书自河南老家来到济南,在芙蓉街上开设了祥书画像馆。据济南已故著名画家弭菊田先生回忆:1929—1936年,在山东教育厅任职的书法家王砥如,与齐白石弟子李苦禅、李可染等结社济南,在芙蓉街创办明湖西洋画社,自任社长,并开办《明湖画报》。他经常与李苦禅、弭菊田等聚会于画社,太湖藏机图反馈研讨艺术,交流技艺,促膝谈心。这堪称济南历史上的一桩艺术盛事。

芙蓉街作为济南的“金街”,在其300年的发展历史中,其业态之丰富、功能之完善,实在超乎今人之想像。据笔者多年对芙蓉街历史的发掘与考证,芙蓉街最少曾经拥有下列六种业态与功能,这是一笔极其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对于我们今日发展完善芙蓉街业态功能,有着重要的启示作用。

近代以来,芙蓉街的服装业达到前所未有的繁荣程度。据光绪八年(1882年)《历下志游》所载,当时的衣庄除在西门大街的百顺外,其余全部在芙蓉街,简直“垄断”了济南的服装业。上世纪30年代,芙蓉街上的裕泰成、义天成两家商号,更是以“制服新衣”领先济南服装潮流。

其一:名士荟萃,诗酒风流

而济南的铜器铺,也有狮子口、义盛合等多家,天成铜器店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独占鳌头的。另外,济南当时的鞋帽店不下30家之多,仅芙蓉街便有万增、隆庆祥、文兴斋、宏升斋、东盛泰、庆和永等9家之多,而前三甲同祥义、大成永、大同全在芙蓉街。至于销售文具纸张的南纸铺,当时更是铺天盖地,松鹤斋的质量与信誉,显然是超人一等的。

总之,能够经营地方名产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是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产生的,是要得到商家和顾客的双重认可的。

嘉道年间,济南有孙自香先生,大名孙兆溎,江苏昆山人氏,随父宦山左,久居济南,著有《济南竹枝词》《片玉山房词话》等。《济南竹枝词》中有咏芙蓉街之诗:

据不完全统计,此街生成前,在此街区域特别在芙蓉泉一带生活过或留下描绘此一带诗文作品的诗人、名宦和名流便有:明代的晏璧、张经、许邦才、李攀龙、韩应元、沈烝、王象春;清初的孙光祀、施闰章、赵作舟、杜首昌、王士禛、田雯、顾永年、王戬、姚峻、朱缃、傅仲辰等。

沈可培(1737—1799)字养原,号蒙泉,晚号向斋。浙江嘉兴人。乾隆三十七年(1772)进士,乾隆五十一年,应山东巡抚明兴之邀,沈可培主济南泺源书院讲席。有《莲子湖舫歌一百首》,《芙蓉池》正出自于此。

时尚一条街

雪泥一尺深复深,蜡屐红裙相 遝。

芙蓉街上灯千碗,水面亭西笛一椽。

在芙蓉街成街不久的清雍正初年,时任山东青州府同知的萧山诗人张文瑞(1685—?)写下两首芙蓉街诗,这是我们迄今见到的芙蓉街成街之后最早的文献。他的《济南元夕》诗:

历史上,芙蓉街又是省垣文化机构所在地,街南是著名的泺源书院,街中,有龙神庙、关帝庙等历尽风雨沧桑的传统文化古建筑,街北首,则是济南的千年学宫,所谓“礼乐三千,于斯茂焉”,济南府学初建于北宋熙宁十年(1077),于今已近千年。济南府学“规制如鲁泮宫”,享有“齐鲁文衡”“海岱文枢”之美誉,为济南府乃至山东省“育人才、美风俗”的圣地。而与芙蓉街北首相距不远的还有贡院,那是每三年就要举办一次全省乡试的场所,一旦得中,便永生摆脱“布衣”身份,进入社会的另一阶层。如此一来,芙蓉街便成为文人学子出入的、并且为之服务的街区,那郁然的文气自不必说。

土牛彳亍来何迟,一片春声动闾阖。

太平鼓、观众分组踏歌之舞、土牛表演……芙蓉街成了游戏扮玩、民俗表演等各类文化和节庆活动的举办场地。

此诗对于芙蓉街观灯写得相当详细。从观灯的人群、观灯的秩序、地点与方位,以及观灯的情绪,都有生动描绘。红粉青娥,显然赏灯以女性为多,“看灯人坐两边排”,足以见出观灯之盛况,一是芙蓉街的两边全是人群,而且是“坐”看,说明观看时间会很长,且晚了就没有坐的地方了。第三句“芙蓉街接芙蓉巷”,更不得了,一条街不够,显然是挤满了观众,只好又转移到毗邻的另一条街——芙蓉巷里去了,第四句“人面芙蓉万朵开”,写人们观灯的热烈情绪,人人笑逐颜开,昂奋无比,脸上好像鲜艳盛开的芙蓉花。这“人面芙蓉”却又紧扣着“芙蓉”的街名,真的是奇思妙想。

芙蓉街作为济南“金街”的历史地位,你不承认不行。继“花灯一条街”后,它又成为了济南的“游戏扮玩一条街”。这有清嘉庆年间山东按察使王汝璧的诗可以为证。

承继着芙蓉街一以贯之的文化传统,民国初年,众多的文化商业在此安家落户。比如图书发行业,山东自古为文化之邦,济南作为首府,乃是全省政治、经济、文化之中心,而文教事业之发展,有赖于图书书籍之传播。晚清以来,芙蓉街便是济南乃至山东的图书发行与印刷中心。书坊如维新书局(中间路东)、武学官书局(南首路西),1913年,这里诞生了济南、亦是山东最大最有名气的图书发行机构——济南教育图书社。至于图书印刷局,则有华明石印馆、中德石印馆(芙蓉巷)、启明印刷所、同志印刷所等,直如雨后春笋。经营文化商品的南纸铺,如荆茂堂、文郁斋、文艺斋、鹤林堂、松鹤斋;古玩铺,如古欢斋、蕴宝斋;笔铺如岫云阁……更是不一而足。

街市喧阗达四冲,车行如水马如龙。

济南名产一条街

文化一条街

芙蓉街接芙蓉巷,人面芙蓉万朵开。

人们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出差或旅行,临别之时总想买点儿当地的名特产带回家。

郑鸿(1830—?)字伯臣。山东曲阜人,诸生,著有《怀雅堂诗存》。郑鸿生活的年代,已经比上面的张文瑞晚了将近200年之久,他却依然看到了芙蓉街观看花灯的盛况,而且,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下面是郑鸿诗作《历下竹枝·芙蓉街》:

六街风色何萧森,满地冰棱似渠荅。

其三:文化经营,方兴未艾

红粉青娥结队来,看灯人坐两边排。

颇闻花市唐花开,鼠姑婀娜夭桃 。

芙蓉西去条条巷,香肆风吹凤脑浓。

芙蓉池畔尽芙蓉,南接通街万绿浓。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民国初年,外埠人到济南来要购买济南的名特产,芙蓉街是首选地之一。

王汝璧于嘉庆四年三月擢山东按察使,一年后离任。此诗当写于嘉庆四年冬12月。

据叶春墀民国三年(1914)所著《济南之南》一书第八章《杂录》,其中“济南名产”一栏,共开列名产20项,其中,芙蓉街所产竟有六项之多。包括:南货行东升阳的点心;大同鞋铺、大成永的鞋;同祥义的鞋帽;松鹤斋的纸张文具;天成铜器店的铜器;最后,还有小彭照相馆的照像,应该说,这家照相馆的技术相当出色,因为那时不说全市,单是芙蓉街上,便有振华公司、耀华、容芳等多家照相馆在。

历史上,芙蓉街是一条充满文化内涵和文化气息的街道,是济南最为当之无愧的文化街。

闭门箫管寒凌兢,冻合夫容水硠磕。

这香街的描写可不是就这一首古诗!

读罢此诗,你是不是感觉有阵阵扑鼻的香气袭来。

在这里,几乎每一处泉池、每一座住宅、每一处商号……都流传着名人名士的旧踪逸闻和风雅旧事。

下面,诗人宕开一笔,从天寒讲到济南花市的唐花(即堂花。北方天寒,腊月所卖鲜花供新年所用者,出于暖室,称为唐花)正开,虽婀娜窈窕但价格昂贵,断不如这犹如“天花”的大雪,在普天之下所堆就的“琼瑶”世界呀!然后诗人的叙述又回到芙蓉街上:“夜寒灯火闹分朋,何人连臂歌且踏”,“分朋”,分组;分组游戏,显然游戏之兴致到了极致之境,这时诗人也忍不住和友人们手挽着手,且歌且舞起来。最后,一场大戏的华彩段落终于出场了,“土牛彳亍来何迟,一片春声动闾阖”,土牛,用泥土制的牛,古人在农历十二月出土牛以除阴气。后来,立春时造土牛以劝农耕,象征春耕开始。“彳亍”二字,巧妙地把土牛摇摇摆摆的笨拙可爱姿态刻画出来,充满着诙谐意味,土牛登场,使得芙蓉街的火爆达于极点。虽则时在寒冬腊月,但是,春天的气息,春天的声响,已经弥漫在济南的千家万户之中。

芙蓉街是一条得风气之先的时尚之街。

王汝璧(1746—1806)字镇之,四川铜梁人,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进士。嘉庆四年(1799)擢山东按察使。五年,迁江苏布政使,官至安徽巡抚、刑部侍郎。

昔日的芙蓉街是一条充满文化气息的街道,数百年里,它都是济南的“花灯一条街”。

 
 

Powered by 太湖藏机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